left
logologo2logo3
  •   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新闻 文章列表
  • 马伯英院士被聘请为我校客座教授并举行学术讲座

    作者:于茜 时间:2013-04-03 来源:中医学院新闻部

    马伯英院士作《中医西传英国的历史和前景展望》讲座

    为了促进医学人文学科的学术交流,提高中医医史文化学科的学术水平, 3 月 26 日晚,我校特聘客座教授马伯英院士聘请仪式暨学术讲座在大学生活动中心举行。湖南省中医药文化研究基地首席专家何清湖副校长、组织人事部宋翠平副部长、人文社会科学院毛新志院长等出席了此次活动,中医学院喻嵘院长主持了活动。

    何清湖副校长为马伯英院士颁发我校客座教授聘书并对马伯英的到来表示感谢,他向同学们介绍了马伯英院士的学术历程及其在中医的海外传播、中医历史文化研究、中西医比较等方面做出的杰出成就,同时表示“大学者,非大楼也,乃大师也”,强调“学习之自由,独立之精神”应是一个学者的追求。何清湖希望马伯英院士把中医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文化和它在国际上的地位、影响、生命力介绍给大家,也希望大家能够多视野、多角度看待中医,通过马老师的讲座启发思维、开拓视野,更好地学习中医、发展中医。

    马伯英院士给在座师生做了《中医西传英国的历史和前景展望》的演讲。他结合自身的学术经历,从中医学与医史学科、中医的科学性、中西医比较、中医在海外尤其是在英国的发展状况以及中医如何发展得更好等几方面,就当代医学子如何看待中医向大家做了分析和讲解。

    马伯英院士在讲座中指出,中医是一段历史过程,中医的发展来源于历史的积累,因此,只有懂得历史才能懂得中医,“学中医就是学中医史”。马院士还强调:“医者,意也”,行医志,贵在思考。熟读经典、积累知识只是一个基础,还要学会创造。临床上,我们可以从历史文献中找到参照;研究中,则要寻找新方向,二者并不矛盾,例如:一种病情可以有两种不同的方剂,像朱丹溪、李东垣等医家虽为不同学派,但都可以引用《黄帝内经》、《伤寒论》等作出解释,但他们发展出自己的思想,从而成为新学说,并都有其临床价值。一些年轻、缺乏经验的医生只是在国外销售中成药,这对中医在海外的传播很不利。马院士说到,如果我们要走出国门,一定要打好基础,培养中医临床思维,学会用中医的方法看问题。

    在讲座中,马伯英院士批评了一些西方学者将 EBM 体系归结为单一的随机对照的“金标准”的做法,不同意科学性的唯一标准,认为那样会扼杀许多有价值的创造性因素;同时也不同意“金标准”完全不适合中医研究的说法,主张“金标准”下得出的正面结论是有参考价值的,但其得出的负面结果则不要用来轻易否定中医,中医的许多临床研究恰恰可以用 EBM 二三四条标准进行评价。“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马伯英院士提出中医学习和研究必须具有批判精神。

    马伯英院士以亲身经历讲述了中医在英国的立法进程,强调中医要想在海外发展得更好就必须进入当地立法,中医的立法依照中医本身所固有的规律,保障运用其理论体系、实际经验给病人治病。一方面,立法是为了保护医患安全,另一方面,只有得到立法的肯定,中医地位才能提高。

    随后,马伯英院士以多媒体形式介绍了中医在海外的发展史。中医最早传出去的信息是艾灸,随着1972 年尼克松访华带来的针灸热,1990 年开始的中医热,中医在海外出现历史性的大发展。马院士着重介绍了人痘术的传播,指出中医人痘接种是世界免疫学的开端;讲述了英国皇家对针灸草药的眷顾;阐述了中医对西医的包容性,对中医的发展前景充满信心。

    最后,马伯英院士与同学们就相关问题展开了交流互动,帮助同学们解决了中医学习方面的诸多困惑。

    马伯英院士的讲座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理论创新,受到了广大师生的热烈欢迎,使大家颇受启发,有利于增进我校学生对医学人文学科的了解以及医学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

    附:马伯英教授为英国皇家医学会终身院士,全欧中医药专家联合会执行主席,湖南中医药大学、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英国 Kingston University 和法国巴黎第七大学等校客座教授,曾受邀为世界著名科学史学家李约瑟博士《中国科学技术史—医学卷》的合作者,剑桥大学访问院士。从事中西医临床 45 年,在英工作近 20 年,发表过论文 300 余篇,出版著作十余种。国际著名中医史学家,代表作《中国医学文化史》是该领域开山和奠基之作,也是国内将医学文化人类学引入中医医史文化研究第一人。

    版权所有:湖南中医药大学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含浦科教园区 | 邮编:410208 | 电话:0731-88458000 88458111(传真) 湘ICP备050029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