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ft
logologo2logo3
  •   您的位置:首页 > 专题新闻 文章列表
  • 李岳霖:三指拉出一曲明亮的人生独奏

    作者:银洁 时间:2013-11-01 来源:党委宣传部

    2013 年 10 月,湖南中医药大学学社联风采月现场,大学生活动中心。宽阔的舞台上,一束氤氲的暗橙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一个瘦弱的蓝衣少年身上。他右手执弓,左手扶琴,大臂甩开,疾疾拉开,随着手指在琴弦上的急促舞动,奔腾、昂扬、热烈的琴音潮水般淹没全场。

     他,是湖南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大三学生李岳霖。这位因意外事故近乎失明,左手残废的男生,凭着自己的坚持和信念,不抛弃,不放弃,在音乐和求学之路上勇往直前,以三指拉出了一曲明亮高亢的人生独奏。

    二胡跳跃激昂,欢唱着拉琴者的人生故事。

    “就在上午,我还拉过《战马奔腾》啊!”

    2004 年炎夏,张家界永定区西溪坪胡家岗,当地居民李家顺家里忽然传出“轰”的一声巨响,迅速赶到的街坊邻居们被眼前的一幕惨景惊呆了:李家顺的儿子, 11 岁的小岳霖呆呆站在原地,满脸鲜血,手掌也是血肉模糊。

    元凶是李岳霖从抽屉里翻出的一根电雷管。这是当地开采矿山时用来爆破的设备,将其误认为电池的岳霖想实践在自然课上学的知识,将 5 号南孚电池的正负极往电雷管一靠,惨案瞬间发生,巨大的冲击让李岳霖抓着电雷管的左手食指当场被炸飞。

    岳霖被火速送到当地的张家界市铁路医院,经医生诊断,左手失去食指,三块铜片飞入双眼,眼睛可能失明。家人将他转院到湖南省湘雅附二,经专家会诊,摘除左眼,保住右眼微弱视力。手术后的李岳霖休学一年。

    “从昏迷中醒来,包得粽子一样的手钻心地疼,我还能拉琴吗?就在上午,我还拉过《战马奔腾》啊。”塑造了边防战士挎枪跃马英姿的《战马奔腾》音调激奋,节奏铿锵,一直是李岳霖爱拉的曲子,也是他出事前拉的最后一首曲子。

    “路上那种心情和记忆,就是一曲苏南的《江南春色》,到今天还甜蜜着。”

    二胡,也叫胡琴、奚琴,是中华 民族乐器 家族中主要的 弓弦乐器 之一,既适宜 表现 深沉、悲凄的 内容 ,也能描写壮观意境,演奏时需要左右手 配合 ,对手指灵活度要求极高。

    1999 年,六岁的李岳霖遇见二胡。一天,爸爸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把二胡,在客厅里摇头晃脑地拉着。幼小的岳霖惊异于平日里杀猪卖肉为生的粗豪父亲能侍弄那样细致的乐器,更惊异于那样一把朴素的乐器能在拨弄之下发出那么优美动听的声音,他缠着爸爸要拜师学拉二胡。正是春天,金灿灿的油菜花开满田野,爸爸牵着比油菜花还矮小的岳霖,穿过漫山遍野的金黄,奔向了岳霖与二胡的人生之约。“路上那种心情和记忆,就是一曲苏南的《江南春色》,到今天还甜蜜着”。

    在与二胡的亲密接触中,李岳霖发自真心爱上了它。一年后,他转拜张家界市群众艺术馆馆长、音乐舞蹈家协会主席,曾连续三次任中国湖南张家界国际森林节开幕式音乐总设计及作者并立功受奖的楚德新为师,从此真正步入了二胡的音乐之门。手型、姿势、动功、运指、定音、把位、 揉弦 颤音 跳弓 、颤弓……有名师的耐心教导,有自己的倾情热爱,李岳霖如饥似渴,尽情地沉浸、遨游在二胡的音乐世界中。和同龄孩子喜爱四处疯玩不同,七岁的小岳霖放学后总是守在家里,捣鼓着他心爱的二胡,从来不觉得闷。“如果哪天不碰二胡,就会觉得心里空空的”,坐在记者面前的李岳霖笑得很温暖。

    “我得重新开始!《光明行》我还没拉好啊!”

    “太想拉琴了,不能再等了”。手掌还包扎着厚厚的白纱布,只露出几根手指,迫不及待的李岳霖找出尘封的二胡,犹如寻到好久不见的老友,分外亲切。当勉强用三根手指拉出刘天华老师的《光明行》的片段时,他惊喜、激动得热泪盈眶:我还能拉!纱布一拆,李岳霖兴冲冲带着琴去了楚德新家,被这个孩子的执着感动的老师说:“你能行!我这里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很快,李岳霖就发现了自己面临的困难。视力太差,看五线谱特别吃力,一个个蝌蚪般的小曲谱,每次都得让他一个个去鉴别位置,耗时良久,而在受伤前他可以很快地对着曲谱把一首新曲流畅地拉出来;左手长期疼痛,尤其是断指处无法正常持琴,最初半年坚持忍着剧烈疼痛,用崩裂的虎口和断指指根用力把着琴,琴弦上被勒出丝丝血痕,断指处磨出厚厚老茧,直到痛感渐渐麻木;因为缺少食指,原来的所有指法都只能废弃,再不能用,只能用三根手指完成四根手指的任务,最严重的是对二胡的音乐表达出现障碍,音高、音准难以如原来般精准把握,尤其《战马奔腾》、《光明行》等许多二胡曲子里有着大段快节奏的旋律,快弓的手法成为大问题……“当然急了,怎么会不急?可我还是得拉!我得重新开始!《光明行》我还没拉好啊 ! ” 12 岁的李岳霖潜下心来,在楚德新老师的关心和鼓励下,根据自己的条件,从最基础的动作开始,一次次练习,一点点琢磨,克服一个个困难,慢慢地找到感觉。

    对他而言,这是一个长期的再出发的过程。

    十大二胡名曲之一的《光明行》生气勃勃,充满勇往直前的进取精神和对光明前途的乐观自信,一路给了李岳霖极大的信心和慰藉。他的天赋和坚持得到了所有人一致的称赞和认可。二胡老师楚德新,这位在全国多次获得各类音乐奖项的著名民间艺术家说:“他用三根手指做好了别人四根手指才能做到的事情。”

    2006 年,张家界市铁路中学举行红歌会,初二的李岳霖以一曲站立着演奏的《光明行》惊艳全场,一跃成为学校名人。 2007 年,李岳霖获张家界市“蒲公英大赛”器乐组银奖。 2008 年,李岳霖获张家界市与中国移动公司主办的“我的 e 家杯”才艺大赛独奏金奖,获“湖南省教育厅高中生‘三独’(独舞、独奏、独唱)比赛”三等奖。 2009 年,李岳霖获张家界市第一届残疾人艺术汇演器乐组一等奖。同年,代表张家界市参加湖南省第七届残疾人艺术汇演,获器乐组二等奖。代表湖南省参加全国第七届残疾人艺术汇演,获器乐组三等奖。 2013 年,李岳霖蝉联第二届张家界市残疾人艺术汇演器乐组一等奖,并代表湖南省出战,获全国第八届残疾人艺术汇演器乐类二等奖。

    不抛弃,不放弃,李岳霖在他二胡的音乐之路上坚定、快乐奔行,以三根手指有力地拉出一曲人生的《光明行》。

    “但我喜爱《太极琴侠》,更是因为它有个侠字。”

    2011 年,刚进入湖南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学院就读的李岳霖视力急剧下降,经医生诊断:由于剧烈运动和全身肌肉紧张压迫,导致右眼球视网膜孔隙性脱离!坚持参加军训,并在军训后加入义诊队,每晚去训练场练习站马步、指卧撑等针灸推拿基本功法的一系列努力,导致李岳霖病发,有完全失明危险。手术后,他拒绝了医院休学一年的建议,休养不到一个月就赶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

    采访过程中,坐着的李岳霖不停地扭动、活动着脖子:“视力太差了,看书时背弓着,脖子弯着,眼睛和书本不能超过十厘米,又要比别人花更多时间,久了,颈椎腰椎都有劳损。”

    懂事的李岳霖读书一直很用功,但是受伤后仅剩的微弱视力让他吃尽苦头。眼镜的修复作用微乎其微,黑板看不清,看书要用放大镜,尤其是英语,细密的字符是最大的拦路虎。大学同学十分钦佩他:“同样的成绩背后,他的努力不知道要多多少。”

    作为一个医学生,每每面对亲人、朋友、同学的求询问知,希望能得到治病和保健治疗的指导,“面对他们充满信任与期盼的眼神,我的责任感和压力总会油然而生,我只能努力学习,以后以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给需要我的病人一种安全感,因为这也是曾经的我需要的。”李岳霖开始了在一个新世界中的打拼。

    上课,自习,练琴,这是串起李岳霖大学生活的三个关键词。这个背着书包,提着琴,在教室、图书馆和琴房之间匆匆往来的单薄男生,在春暖泉香的杏林土地上滋养着自己的梦想。

    在大学室友许意这些人眼里,李岳霖是个很厉害的人:“他只能用放大镜看书,却比我们很多人的成绩更优秀。他一直在努力完全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但他的生活态度比很多正常人更积极乐观。他对亲人的孝顺总是让我们惭愧。他的自力更生更是让我们汗颜。”

    李岳霖出事后一年,父亲在山上砍柴时不慎从山坡滚落被树枝戳中眼睛,视网膜脱落,两个人的手术让家里捉襟见肘。大学后,一直以来体谅、心疼父母辛劳的李岳霖完全经济自立,在张家界天门山景区做过表演,在长沙的地下通道拉过琴,参演过湖南大剧院拍摄的励志公益宣传片……一点一滴赚取、书写着自立、自强的人生。

    著名二胡演奏家陈军的《太极琴侠》是李岳霖现在最爱的曲子。“这首曲子里有天地人,有阴阳,有东方文化的和谐本真之道,但我喜爱《太极琴侠》,更是因为它有个侠字。侠阔达豪迈,穿越世间坎坷,侠舍己助人,处处见义勇为。”确实,当周围的朋友对待事情不够积极时,当身边的同学偷懒不爱上课时,他都由衷地心急,都会诚挚地找对方交流、谈心。“我最希望自己具备向别人传递正能量的力量,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努力和积极影响到身边的人。每个人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一起进步,一起往前走才是最完美的状态。”

    版权所有:湖南中医药大学 湖南省中医药研究院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含浦科教园区 | 邮编:410208 | 电话:0731-88458000 88458111(传真) 湘ICP备05002960号